这一年22家教育公司关店、跑路、欠薪、破产... ...

2019-11-06来源:admin围观:14次

  教育培训企业危机潮,目前还仅仅是个开始。

  记者 | 南柯

  编辑 | 吴晋娜

  “爱乐乐享被曝关店、韦博英语关店、欠薪、疯狂老师关闭、萌塔教育破产……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陷入危机的教育培训企业有22家。

  去年以来,关店、跑路、欠薪、破产……这些词时常与教育培训机构联系在一起。教育培训行业倒闭潮年年有,今年有哪些不一样?

  业内人士认为,商业模式和运营能力是教育培训企业发生问题的核心原因。初创企业因抗风险能力低而出现问题,成立多年的教培机构则可能是由于对外投资偏离主营业务等导致正常的现金流受影响。接下来,教培机构倒闭潮会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

  从外部来看,近两年,国家出台不少规范教培行业的政策,涉及教师资质、预收费、课程管理等;同时,随着募资难成为常态,投资机构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资热度有所下降,态度谨慎;此外,AI等技术在教育上的应用更多,也更成熟。

  从内部来看,获客成本越来越高的当下,巨头进入,带来营销成本飙升,中小企业发展难上加难。在这样的环境下,教育培训行业又将如何求发展?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教培机构倒闭潮来了?

  这几天,王丽正忙着给读高二的女儿苗苗找新的线上补习班。

  “前几天,他们老师给我退了剩余几节课的学费,听说公司被收购了。”

  在最近这股教育培训机构危机潮中,王丽的经历算是幸运的。

  10月,儿童早期教育品牌“爱乐乐享”被曝出北京、成都多门店突然关停,一家店涉及千万培训费难追回;9月,韦博英语陷入倒闭风波,创始人高卫宇在一封道歉信中结束这家创办20多年的英语学习机构;此前,还有O2O家教平台“疯狂老师”、中小学在线国际教育机构“萌塔教育”、K12辅导机构“高冠教育”等被曝倒闭、跑路或关店。

  临近年末,教育培训机构陷入动荡期。

  在互联网产业资深观察家歪叔看来,这算行业内的普遍现象,每年都有几起,并不是今年才发生。这与教育产业的预付费机制有关,学员先付钱,机构再提供教育服务。

  “倒闭潮的核心因素是在于企业扩张过程中对企业的发展规划不太清晰。”歪叔表示,有些企业把预收款当做是收入,盲目扩招、扩张,试图抢占市场份额,这样的举动往往导致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当企业现金流收益不好时,一些素质不够好的创始团队就会铤而走险选择套现。

  “这家培训机构可能赔钱了,没钱了。我孩子初三就在这里上课,之前买过几十节课,后来读高一高二的这些课都是发朋友圈宣传和转介绍后送的。”王丽介绍,她刚接触这个在线补习班时,家长群有100多人,现在她所在的1群就有近500人。

  教育产业的成本呈现多元化,包括房租成本,教研成本,薪酬等,极其依赖现金流。初创的培训机构为了获得用户,采取低价授课、帮助宣传,在流量越来越高的当下,没有足够的资金,确实很难立足。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2019年发生倒闭、暴雷、破产等危机的企业有22家,发生时段集中于下半年,早教、素质教育等各个细分赛道都有。

  2019年陷入危机的教育培训机构(不完全统计)

  有媒体在报道中指出,教育机构之所以在年底跑路频发的主要原因是在此时间节点,教育公司会面临很多费用的结算,包括供货商的欠款、老师课酬、员工奖励等。“到了年底的时候,这些都是一笔非常大的支出,教育公司躲不过去,所以年前的节点,有可能会跑路。”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倒闭的几家企业中,有的成立时间并不短。

  高徒教育联合创始人彭伟有十几年一线互联网教育的工作经验。他表示,能够发展多年说明企业的现金流是稳定可靠的,之所以倒闭可能是企业的经营运营受到较大的变动,比如增加了副业,新增了其他的投资,没有关注主营业务的发展等,导致现金流出现危机。

  截至今年6月,韦博英语在全国61个城市有158家培训中心,其客单价高,营收在行业内属于前几名,按理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除非其预付款有非主营业务以外的投入和经营,使其现金流发生变动。

  商业模式和运营能力是关键

  “我们在2017年就预判过今明两年会出现比较大规模的跑路、关店现象。”彭伟表示,教育行业离钱很近,近几年的发展是存在泡沫的,这几年资本投出去的钱并没有实实在在地转化成利润,或者转化成效益。

  有业内人士表示,2015年之前,在线教育领域以百万元级的投融资规模为主,之后千万元级以及亿元级的投融资事件占比不断提高。截至2018年7月末,在线教育领域已完成融资190起,披露的融资总额已超过200亿元。

  在彭伟看来,商业模式和运营能力是一些教育培训企业倒闭的核心原因。

  商业模式问题主要是指企业的盈利能力偏低,体现在一对一、低频的数字内容或者学科内的教育。

  运营能力问题包括运营专注度和运营效率。专注度是指企业发展要专注主营业务,不能盲目扩大品类;运营效率则体现在企业的投入产出比上,这与企业整体的运营的目标、规划执行、市场教学、教务等分不开,整体配合度高的企业的效率往往是普通企业的数倍、数十倍。

  同时,此次倒闭潮也与近些年教育政策相关。去年以来,国家针对K12校外培训的治理政策频发。

  比如,去年11月,针对线下培训机构,教育部等发布《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今年7月和9月,又针对在线培训分别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和《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前者要求学科类培训对课程内容、教学安排、教师资格证等进行专门备案,并且培训费用与教学期对应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3个月跨度的学费,这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一些线下培训机构的现金流压力。

  此外,今年教育培训机构的现金流压力普遍比较大,还有行业竞争的因素。

  据腾讯《潜望》报道,今年7月和8月两个月,教育行业日均营销支出已超过6千万元,整体营销费用共计超过40亿元。其中,学而思网校、猿辅导及作业帮三家教育品牌累计投入的营销费用约为20亿。另外,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在线教育行业网络广告投放费用前10名的企业累计投放金额为1.9亿元。2018年这一费用上涨了52.3%,达到2.8亿元。

  在巨头的加入下,线下推广和线上的营销成本不断提升,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一些小机构很难存活。

  “我觉得倒闭潮在未来两三年可能会愈演愈烈。新的商业模式的产生及互联网教育的进入会对传统机构有非常大的影响,尤其是对在线一对一、在线英语及一些低频消费的课程的冲击力会更大,这些课程的效率产值不高,容易发生挪用现金填补窟窿的现象。”彭伟表示。

  资本谨慎

  数据显示,教育赛道的投资项目比前两年下降很多,相比企业服务、产业互联网等赛道,教育行业的投资热度明显降低。近一年的行业投资分析数据显示,企业服务、医疗和传统行业的项目投资数量占比位居前三,其中企业服务项目占比20%,而教育行业仅为7%。

  “我认为,今年教育行业投资标的比之前下降至少三分之一。”歪叔认为,教育产业和市场是矛盾的,投资教育赚快钱逻辑和教育本质相违背。教育属于服务运营产业,其本质是教书育人,在市场快速注入资金后,跑数据、施压力的状态下是做不好的。

  彭伟认为,资本市场这个反应的最大因素在于教育资本变谨慎了。“现在的资本会越来越沉稳,更多人开始对这个行业做深入的了解,所以说资金出手比较慢。”

  对此,歪叔持认同态度,资本现在都是属于非常谨慎的状态,重点投资后期已经发展趋势非常清晰,内部管理相对具有一定科学性和专业性的企业,这是我们看到2019年Q3季度以前投资产业表现出来去市场态势。赛道上,素质教育,尤其是K12领域的素质教育及职业教育,还是受到从业者以及投资人的关注的。

  据艾瑞数据统计,2018年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预计达到2351亿元,预计2019年将达到2727亿元,增长率达16%。那么,在巨头林立、资本谨慎的教育培训行业,玩家们还有立足之地吗?

  在彭伟看来,今年的教育环境跟前几年相比有两个变化。

  一是市场的教育程度越来越高了。“2015年以前,家长对在线直播、小班一对一等课程模式没有什么反馈,当时很多客户还没有听过,但随着近两年各大机构的广告投放力度、宣传力度的增大,以及大班和在线体验课等,家长们开始理解在线教学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这对整个行业起到积极的正向作用。”

  二是行业会越来越向精品化以及效果化方向发展。

  他认为,人们对于教育的认知以及需求,从原来的单纯的一个“找老师补习”到“找好老师补习”,再到要求好老师补习和好服务,所以教育培训企业会越来越朝着专业化去发展,不同公司会逐渐形成自己的优势,要么在营销,要么在口碑,要么在教学教研,要么在后端的服务,要么在系统化等。

  “对于教育培训领域的创业者来说,抓住一个点把一个产品或者体系验证好了再进行扩张也不迟。”

  如今形势看来,教育培训企业危机潮,目前还仅仅是个开始。

  校对 | 希言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铅笔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